那些掌握八门外语的人脑子里都是什么纹路?

来自捷克的卖花女孩和街头卖艺男孩因为音乐相遇,二人常常一起游荡。吃晚餐、骑摩托车去海边,跟朋友们一起唱歌……

卖艺男孩现学了一句捷克语“你爱他吗”?卖花女用捷克语回了一句,可是男孩没听懂。两人从此错过。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多学一门外语的重要性?学外语的好处人尽皆知,可是你知道,多语种人士究竟是如何切换语言的呢?

研究通晓多种语言的人如何在他们的头脑中使用多种语言是很复杂。事实证明,当一个会说多种语言的人想要说话时,他们掌握的语言会同时活跃,哪怕最后他们只会使用一种语言。但这些语言可能会相互干扰,这些干扰不仅表现在词汇错误上,甚至表现在语法或口音层面。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高级研究员马修·德克莱克说:“从研究中我们了解到,会双语或者多种语言的人无论何时说话,所有你知道的语言都会被激活。例如,如果你会英法双语,那么当你要说‘狗’时,大脑中不只是‘dog’(英语的‘狗’)会被激活,它的其他翻译等价物也被激活,也就是说‘chien’(法语的‘狗’)也会被激活。”

(掌握多语言的人区分自己所学语言的能力是非常了不起的,他们需要抑制不相关的语言。)

然而,当这个控制系统出现故障时,就会发生失误。例如,当你打算用另一种语言说话时,对一种语言的抑制不足,会导致它“突然出现”并侵入原有的语言条理之中。

德克莱克本人对语言的混淆并不陌生。他掌握了荷兰语、英语、德语和法语。当他之前在德国工作,每次乘坐火车返回比利时,路程可能会涵盖多个不同的语言区。这是对他的语言转换技能的巨大锻炼。

他说:“首先是德语,然后我会踏上比利时火车,转化成第二种语言法语。当经过布鲁塞尔时,他们又会将语言改为荷兰语,这是我的母语。所以在大约三个小时的时间里,每次列车员过来,我都必须切换语言。但不知道怎回事,我总是用错误的语言进行回应,根本无法跟上语言转化”

多年来,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精神病学教授塔玛·戈兰一直在研究精通双语人士的语言控制能力。“我认为,当双语者混合语言使用时,他们有时似乎会抑制主导语言,因此他们实际的说话速度会较慢。”

在戈兰教授的一项实验中,她通过让参与者大声朗读英语、西班牙语和随意混合英语和西班牙语的段落,来分析西班牙语-英语双语者的语言转换能力。

调查结果令人吃惊。即使他们面前有文本,参与者在大声朗读时仍然会犯“语言侵入性错误”,例如,他们会不小心说出西班牙语单词“pero”,而不是英语单词“but”。这些类型的错误几乎只发生在朗读混合语言的段落时,因为这需要在语言之间进行切换。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些语言侵入性错误根本不是参与者“跳过”的单词。通过使用眼动追踪技术,戈兰发现,即使参与者直视目标词,也会犯这些错误。

尽管大多数参与者都是以英语为主的人,但他们却在英语,而不是较弱的西班牙语中,犯了更多语言侵入性错误,这几乎是语言优势的逆转。“你可以想象一下,这种情况就像你突然变得更擅长用非惯用手写字。”

当我们学习第二语言时,甚至会发生这种情况——当成年人沉浸在新语言世界中时,他们会发现,自己很难从他们的母语中获取单词。

戈兰说,当双语者在对话中切换语言时,反向支配效应尤其明显。她解释说,当使用混合语言时,掌握多语种的人需要一种平衡,通过抑制更强的语言,来平衡整体的语言系统。

“双语者试图通过抑制主要语言,来使来回混合语言变得更容易,从而使两种语言都可以平等地使用。但他们有时会‘超越’这种抑制,最终导致主导语言的出现速度比非主导语言要慢。”

(语言之间的快速切换是大多数“语言干扰”发生的时候,不仅影响单词,还影响发音和语法)

戈兰的实验还发现了多语种发音的反向优势。参与者有时会用正确的语言读出一个单词,但口音是错误的。而且这种情况更多地发生在英语单词,而不是西班牙语单词上。

“有时双语者会说出正确的词,但口音是错误的,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分离现象。这说明了语言控制正在应用于不同的处理水平。”

如果你已经高度沉浸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中,我们在母语中对语法的使用甚至也会受到影响。

语言顾问克里斯蒂娜·卡斯帕里安说:“大脑具有延展性和适应性,当你沉浸在第二语言环境中时,它就会影响你感知和处理母语的方式。”

卡斯帕里安及其团队对移民到加拿大,并在成年后学习英语的意大利本地人进行了测试。所有人都都说自己的意大利语越来越生疏了,在日常生活中很少会使用。

卡斯帕里安向参与者展示了一系列意大利语句子,要求他们评价句子的可接受程度,还通过脑电图(EEG)检检参与者的大脑活动,将其反应与一群生活在意大利的单语意大利人的反应进行比较。

“我们为他们展示了四种不同类型的句子,其中两种在意大利语和英语中都可以接受,其中两种只能在意大利语中接受。”卡斯帕里安说。

他们的英语水平越高,在加拿大生活的时间越长,使用意大利语的次数越少,他们就越有可能发现不合语法的意大利语句子。

她解释说,英语比意大利语更依赖词序。这些意大利移民对英语语法的依赖更大,即使他们是用意大利语阅读的。“即使是第一语言也会发生改变,即使它是你一生中每天都在使用的语言。”

(让自己沉浸在一门外语中通常是学习它的最佳方式,但这可能会以牺牲你的母语为代价)

当然,大多数会说多种语言的人都能够保持自己母语的语法正确。但卡斯帕里安的研究表明,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的语言不是静态的,而是在不断变化、积极竞争和相互干扰的。

驾驭这种干扰可能是成年人难以学习新语言的部分障碍,尤其是当他们长大后也只会说一门语言的时候。

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顿西北大学语言学教授马特·戈德里克说:“每次你去学习这种新语言时,你的挑战在于,你必须压制、学习如何拉回语言的缰绳,而你通常不需要抑制。所以我认为这是一项非常难的技能。”

戈德里克说:“你正在创造一种环境,在这种环境中,你要强烈抵制另一种语言,并且你要通过大量练习来抑制另一种语言,这样就可以努力让另一种新语言变得更强大。”

无论如何,使用语言可以说是人类学习中最复杂的活动之一。研究表明,双语者在执行控制任务上表现更好。对多种语言的掌握也与痴呆症状的延迟发作有关。当然,掌握多语种也带来了许多其他好处,尤其是能够与许多人交谈的社交好处。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