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厉害的黑人乒乓球选手能进中国国家队吗?

很多年前,有人在知乎提问过黑人如果放到中国训练乒乓球会怎么样。我就照实回答,代表尼日利亚出战的阿鲁纳刚进了奥运会八强,别说在中国出生,可能都没怎么在中国训练过。

当然了,评论里马上就有人出来教育我奥运会不算什么,不如世锦赛更不如全运会;阿鲁纳赢的波尔也就是奥运会掉链子,庄智渊过气选手,跟张继科打得有来有回也是因为张继科有背伤,根本没啥大不了。

一番掰扯之后,我发现无论如何摆事实讲道理的说国内并不是满地的马龙樊振东随便找个人只要能参赛就能吊打外国人,国际比赛成绩不好的国内好手远不是个例,大主力不参加的比赛年轻人经常几轮之后团灭。人家只是表示不听不听奥运会16强之前就是业余比赛,这个阿什么玩意的就是个渣渣。我意识到面对一个杠精,事实和道理并没什么所谓,毕竟世界围绕他的观念旋转。

而最近,这个观点得到正面回应:阿鲁纳在WTT多哈挑战赛连续淘汰刘丁硕,赵子豪和周启豪,让我怀念起那个疫情之前,许多事情尚未发生,连杠精都只杠杠中国乒乓球多厉害这种人畜无害的问题的美好岁月。

其实,乒乓球历史上各个时期都有不错的黑人选手。处于项目发展等等原因,他们往往人数不多,但风格独特,很容易让人留下印象。

早在70年代末期,1955年代表英格兰出战的戴斯蒙德道格拉斯就开始征战欧洲赛场,和克兰帕尔,阿佩伊伦,斯特兰本格森,丁毅等等选手都有交战。戴斯蒙德道作为11次全英冠军,最好成绩到过世界排名第七,欧洲第三,绝对是欧洲一方豪强。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这批选手冒头之前,戴斯蒙德算是英伦三岛乒乓球的代表人物。

打法上说,戴斯蒙德左手打法,两面弧圈,近台贴防配合中台弧圈,总体速度不快,但是反手很强,旋转力量不错,能周旋,这也是他最有意思的特点——出生在牙买加,代表英格兰,看球路却基本上是个东欧人。

有意思的是,相比过去,现在算是历史上黑人好手最多的时期:阿鲁纳在非洲比赛中的老冤家,埃及选手奥马尔,在东京奥运会男单中战胜代表乌克兰的寇磊,2019年世锦赛亚军法尔克,和中华台北名将庄智渊(怎么又是老庄)杀入八强,最终不敌马龙。他和阿鲁纳一起连续两届奥运会代表非洲闯入八强,是自从非洲在乒乓球项目上的最好成绩。

非洲力量之外,欧洲之内也有一些很有特色的黑人选手:2021世锦赛淘汰法尔克的法国选手亚历山大卡辛,之前伦敦周期代表英格兰的达柳斯奈特等等。虽然有一些刻板印象,这些选手的共同点确实都是身体素质不错,运动能力高于项目平均,这之外他们的共同点并不很多:阿鲁纳是个热衷正手的侧身狂魔,但奥马尔却能用反手不爱用正手;卡辛爆发力好,但是比起任何肤色接近的选手,他风格(理所当然的)更接近他法国队的队友:近台凶狠的两面进攻,退台各种放高球,给机会就爱秀手感,一看就是西蒙·高茨的师弟。

不过要说特色,阿鲁纳在现在整个乒坛也算是个独树一帜的存在。在反手技战术能力越来越强,大家都满桌子的跑着用反手回正手位短球的年代,阿鲁纳依然是个侧身狂魔,能勉强用正手那就坚决不用反手,仿佛乒乓的世界还在1990年。什么反手得势正手得分,斜线强强对抗,不存在的。在阿鲁纳的世界里,只有正手得分和正手得分。

多哈挑战赛,对阵刘丁硕和周启豪,他对自己反手对抗的弱势并不怎么掩饰:他接发球大比例都是直接搓长,给对手上手准备侧身;如果没机会进攻,他的反手能靠两下,找机会侧身;而对手一旦变到右侧斜线,阿鲁纳则有一板几乎来者通吃中台反拉,威力爆表不说,还非常的有把握——从一个不严格意义的来说,阿鲁纳有点类似一个前三板粗糙到掉渣,然后把所有的天赋全都点到中台一板子的杀伤力上的许昕。

如果只看球风,阿鲁纳几乎是一个90年代选手,虽然他1988年出生。更具体的说,阿鲁纳的技战术基本就是当年法国名将埃洛瓦重新打个包调整一下参数。

埃洛瓦出道于80年代末期,和盖亭等名将算是一批选手。1997年世锦赛男团决赛,和王涛大战到31-29;1999年世乒赛,淘汰王励勤;2000年悉尼奥运会,2-0领先刘国梁之后被翻盘——但多数球迷对埃洛瓦有印象,多少来自于他小提琴形状的球拍。

虽然阿鲁纳是个尼日利亚壮汉,而埃洛瓦是个灵活的法国小个子,两位都是两人都狂热的痴迷正手进攻,不能侧身我就反手夹着胳膊赌命夯一下。两位的正手动作都如狂放不羁仿佛马上起飞,而反手夹着打的辣眼睛的程度都如出一辙。

但是现在毕竟不是90年代,阿鲁纳相比前辈还是有些发展:几乎所有的乒乓球选手,无论擅长正手还是反手,特长几乎都在从左侧进攻上。但是阿鲁纳与众不同,他几乎更喜欢从右方半台进攻。如果对手进攻他左侧不能得分,想再去右侧调动的时候会有巨大的心理压力——对面这一板子过来,通常就意味着攻守逆转。

周启豪抢拉半出台发球到阿鲁纳正手,已经有些质量,还是被阿鲁纳直接大力夯回去;周启豪的中台反手回球也很有质量,仍然被原样大力夯回去——在这个距离能打出这样质量的人没几个

他的这种特点,导致现在很主流反手半台强势的对手,对阿鲁纳并不好打。别说刘丁硕,赵子豪和周启豪,阿鲁纳成名的2014年世界杯,球路上面对当时还在世界之巅的张继科都显得非常适应。虽然最后2:4不敌,但是阿鲁纳擅长的强行把比赛变成右侧正手相持比拼的方式,让技术明显打磨更加精细,实力也更强的张继科都没办法兑现自己反手技术上的巨大优势。

PS:顺便说,自从阿鲁纳之后,张继科也有了星探的说法。张继科热衷强强对抗,给了很多优秀选手在大舞台上闪光的机会(并不是

这些年阿鲁纳其实技术上仍然有所提升,他的反手现在除了能挨几下之外,还有了一些抽冷子进攻的能力;他的正手依然凶猛,但比之前更加合理。他对比赛判断随着年龄的上涨显得更加老道,他更会捕捉对手的心浮气躁,和对自己这种相对少见打法的不适应。但阿鲁纳能在各种大赛之中打出超出预期的成绩,其实倒并不纯粹在于他的实力。

一系列改革之后,现如今的乒乓球运动有着一个反直觉的特点:越发力,则球越容易控制就越稳定;而越手上求稳,球往往回过去缺少威胁。这种变化来自于塑料球之后旋转的衰减,体积的微弱增大带来的空气动力学变化。而这种特点,则特别青睐那种进攻一往无前,心无杂念的选手——而这恰恰是阿鲁纳最大的特点。

因为他的技战术非常依赖于正手进攻,所以他把这个环节打磨的炉火纯青;也因为他的技术构成决定了他比赛的方式,他必须抓住一切机会果断进攻,而不存在求稳等待对手失误的可能性;这两点结合下来,就导致了已经34岁的阿鲁纳,是在各种关键时候进攻下手最果断的选手——因为他从来也没有别的选择,当然需要果断的时候脑袋里也就没有别的念头。

相比于内部竞争激烈的中国队,比赛对于阿鲁纳来说首先是个生计:参加比赛是他为家人提供生活,甚至还要赞助尼日利亚的乒乓球事业,所以赢一场比赛就是一份额外的动力,他更关注于做到最好的自己;而中国选手因为稀少的比赛机会,相比于赢球,对输球的顾虑则要明显大得多。加上现如今整体打法趋同,而作为特例的阿鲁纳天然的跟擅长应付周启豪刘丁硕们,但反过来中国的年轻选手则更不适应一些——对于这种穿越过来的老派打法的对手,往往也需要老派的战术。现在的年轻选手非常压左打右,但是对上阿鲁纳这样的选手,其实调右压左更有效。

对于正手强反手弱的选手,有时候先给正手更有效,让对手担忧被压回反手;连续两分都是先去正手

总体来说,乒乓球上中国对世界的优势,可能并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大。中国并没有用不完的马龙张继科或者樊振东,虽然中国或许确实有海量的世界排名前一百水平的选手,但是这个庞大金字塔的大部分,和世界上其实是重合的——中国真正比对手更优秀的,现在或许只是金字塔尖的马龙樊振东。

更严肃的说,中国和世界的距离可能在缩小。之前,随着周期的迭代,新的冠军出现,上一代的世界冠军们淡出,技术水平的进步总能让年轻人追赶上前辈的脚步。随着疫情的停摆和复苏,两个周期之后,世界之巅的仍然是马龙。樊振东或许在他身后不远处,但是樊振东和他身后追赶者的距离,似乎在变得越来越大。

阿鲁纳这样的对手是个很好的刻度:中国和世界的远没有金牌数的差距那么大,这个世界上有的是可能,机会并不因为你的出生地,肤色或者境遇就完全关死。哪怕你从来没来过中国训练,你也有可能在乒乓球里连续击败三个中国国家队队员。

Related Po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