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观察|从清华美院毕业服装展说开去

2021年9月10日 by 没有评论

继前不久专门撰文对当下狂热的“NFT”进行评论后,何怀硕近日从清华美院毕业服装展说开去,就当下文化界的一些现象进行反思。

一位朋友近日发给我七月二十一日“西瓜视频”的“环球揭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毕业服装展被网友吐槽,迎合西方国家对中国人的审美观念,所有模特一律眯眯眼,认为这是高级脸。羞辱中国人的竟是我们自己。这是一种病,一种跪拜西方的病,而且跪得久了不想起来那种病。把西方国家对我们的侮辱当成流行的风向标,希求得到西方认可……没文化自信,怪不得美国拒绝大学留学生,但没拒清华大学……别跪了,站起来吧。……”上面是摘要,影片呢,就像巴黎、纽约时装秀一个样,不过女模特是中国人,眯眯眼,身上穿的是奇形怪状的西方新潮“时装”。

1913年发行的《傅满洲》小说的主人公,穿着清朝官服,眯眯眼,八字胡的阴暗角色,成了一些欧美人对中国人的认知

最让人失望的有两方面:第一,既然是中国老传统的山歌、民谣的形式,当然比西洋近现代的“摇滚乐”早千、百年,怎能因为有相近的粗朴的民歌形式而自甘攀附西方的摇滚乐,并以之为荣?这岂不是民族文化自卑的反映?这亦与中国其他艺术盲目与西方现代主义接轨,自以为攀上“进步”列车,如出一辙。第二,任何民族传统的艺术都极为珍贵,独特的传统文化,常常成为后代艺术创造的源泉,这在古今中外都不胜述说。当代中国艺术家,以“华阴老腔”来创作新歌,当然很好,不过,传统要现代化,要发扬光大,便要不止于继承、复古、抄袭;更要发展、创造、推陈出新。在今日中国正全面崛起,中国的文化艺术也要复兴、提升,展示有中国特色的人文情思与美感风格。若把过去艰困时代农业社会民间文艺的简陋、粗糙照搬,认为这叫“接地气”,那是大误解。“音乐系第一名”也似乎白搭,这种以吼叫为中国气派的标籤,是大误解。如果说文学艺术是“上层建筑”重要的部分,在今日富厚的经济基础上,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中,像过去“赤脚医生”那种等级的艺术,因为他近似现代西方狂野的“摇滚乐”,便觉接上时代先进流行文化而脸上有光,因此吼得理直气壮,未免太没有民族自尊,太自我屈辱,太没出息!(请诸君亲见上述两视频,便一目了然。)

今年春天,因为有一家美术杂志问我当代艺术混乱怪诞,我有何看法,促使我写了《艺术何为》一篇长文,已在澎湃发表(《何怀硕|NFT艺术狂热的思考:艺术何以异化,艺术到底何为》发表于2021年4月23日),揭穿美国以民粹艺术蛊惑全球,通过诈骗、诱惑、收买、鼓励、奖助……等手段,目的在宰制全世界的艺术,作为美国巩固全球霸权的一部份。七八十年来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成效卓著。连文化最悠久、最发达的中国都很大程度误入其圈套,中国书、画、美术都严重异化。我提出诚恳的批评。因为间接会得罪不少崇洋舔美的名家、学者、院长,偌大的中国,拙文只有两处敢予刊登。(另一处是香港《美术家》第9期)

中国崛起之际,强调文化自信的当下,一些文化艺术却仍在陷落且向欧美倾斜,而逐渐断丧民族文化基因,这很令人忧心。更可忧的是,艺术批评因利益攸关而死亡,没有严肃批评的艺坛,如同没免疫力,没白血球的身体,更令人忧心。如果没有觉悟、没有忧患意识,这样的文艺必丧失民族文化的主体性。如同一个人只有壮硕的躯体,没有自己的灵魂,多么可悲。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