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范式冲刺港股IPO:年营收近10亿上海交大ACM冠军创办

2021年8月18日 by 没有评论

2018年、2019年及2020年,第四范式的研发开支分别为1.93亿元、4.16亿元、5.66亿元。

2018年、2019年及2020年,第四范式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0.97亿元、1.36亿元、2.48亿元。

先知平台是第四范式开发的端到端的企业级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可以让企业轻松实现构建量身定制的人工智能系统。

先知平台由人工智能操作系统Sage AIOS、包括HyperCycle及Sage Studio的人工智能开发套件两部分组成。

Sage AIOS是一个企业级人工智能操作系统,具有界面友好、数据治理标准化、资源管理和调度自动化、中间软件全面兼容的优点。

利用无代码和低代码开发工具HyperCycle、Sage Studio系列,用户可快速便捷地大规模部署各种定制化的人工智能应用。

这些行业的龙头企业作为标杆用户,平均收入由2018年的390万元增加至2019年的830万元,并于2020年增长至1230万元。

目前,第四范式的收入主要来自两个方面:1. 先知平台及产品,2. 应用开发及其他服务。

当需要就新应用场景开发更多应用时,用户就要购买额外的软件使用许可来获得更多算力。

第四范式应用户要求,也提供应用开发服务,根据需求开发定制化人工智能应用。

当应用需求随着业务扩展而增加时,用户就会继续采购第四范式的应用开发服务。

致力于实现“助力企业实现人工智能转型”这一长期目标,第四范式提出未来4步走的发展战略:

可以看出,第四范式把不断创新产品服务并优化底层核心技术的能力,视作推动他们成功的驱动力。

尽管招股书中指出先发优势使第四范式在算法上远远领先竞争对手,解决方案甚至无法被复制,但第四范式依旧清醒地把优化产品解决方案放在了发展的第一位。

创始人及CEO戴文渊本科和硕士都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2020年6月,他还获得了香港科技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及工程学博士学位。

戴文渊在人工智能技术行业拥有约12年经验,其论文还发表在NIPS、ICML、AAI及KDD等领先机构的学术会议上。

在2005年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全球总决赛中,他经过和全球77支队伍的角逐最终荣获世界冠军。

2009年5月至2013年5月,他作为百度的主任研发架构师,负责百度搜索广告系统的研发及管理。

执行董事兼首席研究科学家陈雨强、首席架构师胡时伟和主任科学家兼副总裁涂威威,也都曾在百度担任过资深工程师的职位。

这三位联合创始人均为迁移学习及自动机器学习领域的领军学者,分别于2015年3月、4月先后加入公司。

从招股书的资料中发现,创始团队的多位核心成员不仅都在百度工作过,还都是上海交通大学的校友。

第二大股东范式投资,持股14.61%。加上持股2.31%的范式隐元,均由戴文渊及其配偶透过北京新智间接控制。

出于对创始团队的信心,沈南鹏在第一轮就投下第四范式。Sequoia Capital China Venture、红杉中国目前也是第四范式的第三大、第四大股东。

和沈南鹏一样早早下注的,还有创新工场的李开复,同样在第一轮就投下第四范式。

人类科学的发展,曾被图灵奖得主、关系数据库鼻祖Jim Gray这样解释成四个范式的演化:

第一范式是以记录和描述自然现象为主的“实验科学”, 第二范式是利用模型归纳总结过去记录的现象, 第三范式是模拟复杂现象的“计算科学”,而第四范式则是通过收集大量的数据,让计算机去总结规律的“数据科学”。

在Jim Gray的定义中,第四范式的本质就是利用机器对数据进行理解和分析,最终实现智能,与我们的初衷一致,这也是公司为何以此命名的缘由。

在Jim Gray的定义中,第四范式的本质就是利用机器对数据进行理解和分析,最终实现智能,与我们的初衷一致,这也是公司为何以此命名的缘由。

利用机器在数据里面找规律,并应用到各个不同的行业,这就是第四范式在做的事。

在2020年,中国决策类人工智能市场的支出规模达到人民币268亿元,预计2025年将增长至人民币1,847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7.1%。

在灼识报告中,以平台为中心的决策型AI市场规模到2025年将达到人民币535亿元,与2020年的人民币50亿元相比年均复合增长率为60.4%。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特色内容激励计划签约账号【量子位】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欢迎关注智能汽车、自动驾驶的小伙伴们加入社群,与行业大咖交流、切磋,不错过智能汽车行业发展&技术进展。加好友请务必备注您的姓名-公司-职位哦~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